网站公告: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一键分享:
企业管理
企业管理 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管理

企业管理

管  理  有  方

——《周易》与经营管理

    “易与天地准,故能弥纶天地之道。”其意为:易经的道理是以天地大自然的道理为准则,所以易经的道理可将天地间的一切道理,圆满通贯地包容进去,并且有条理,有次序的整合在一起。

    《周易》的管理学思想遵循的是天地大自然的运行规律,将《周易》理论运用到企业经营管理过程中,我们必须遵守易学经营管理的五个基本原则。

      一、刚柔立本之组织原则

      刚柔立本语出《系辞下传》:“刚柔者,立本者也。”刚指阳爻,柔指阴爻,在一卦之中,阴阳两爻相互依存,缺一不可,共同构成一卦之本,是为刚柔立本。这是《周易》成卦的基础,也是包括管理机构在内的各种组织系统得以成立的必要条件。就组织系统的构成元素来说,不外乎阳刚与阴柔两个方面。阳刚发挥创始、主动和领导作用,阴柔发挥完成、实现和配合的作用。二者的作用虽然不同,却都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,只有当它们结成一种刚柔并济阴阳协调的关系,才能组建为一个稳定的有效能的管理机构。这就是从刚柔立本所派生的乾坤并建原则的含义。卦有六位,位分阴阳,由刚柔两爻分别交杂而居之,蔚然而成章,有条而不紊,形成一种井然有序的状态,这就是六位成章的原则。六爻在其各自所居之位,尽伦尽职,安排得当,配置合理,人尽其才,事称其能,既充分发挥每一个个体的固有的潜能,彼此之间又在整体上产生功能性的协调。这就是各正性命的原则。由于阴阳六位是固定不变的,刚柔两爻则是经常在流动变化,并不固定在某一位置上,因而出现各种不同的组合情况。但是,尽管如此,必有一个主爻作为全卦的统率,否则将无从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。这就是一爻为主的原则。易学的原理简单平易,简单使人易于了解,平易使人易于顺从。若能奉行贵易尚简的原则,就可以把领导的意图顺利地化为下属的共同的目标,使整个的组织系统同心同德,齐心协力,去建功立业,迎接市场经济的挑战。

      二、变通趣时之达变原则

      在把管理机构建成一个稳定、协调、有效率的系统之后,必须进一步研究达变原则,使管理系统能够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,变通趣时,立于不败之地,求得生存,求得发展。《周易》是一部研究变化之书,人称变经,其中所讲的应变之方,蕴涵着丰富的智慧,具有极大的启发意义,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。

      变通趣时语出《系辞下传》:“变通者,趣时者也。”趣读为趋,即主动适应之意,时是时机、时运,即外界环境对企业组织所提供的有利或不利的条件。由于企业组织是一个开放的系统,不能脱离外界环境而孤立地存在,而在现代化的市场经济中,环境的变化则是极为迅速的,这就要求管理者必须全面地收集环境变化的信息,掌握市场的动向,采取变通的方法去主动地适应,提出正确的对策。当有利的时机悄然到来时,应该毫不迟疑地紧紧抓住,去建功立业,争取企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。因为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如果不能变通趣时,紧紧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,将会转瞬即逝,使唾手可得的功业失之交臂。这就是“功业见乎变”原则的含义。当企业遇到不利的条件,处于穷困之时,不必悲观消极,惊慌失措,应该冷静下来去谋求应变之方。因为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。穷困只是暂时的现象,发展到极点总是要变化的,关键在于自己能否正确对待,发挥主观能动性,变不利为有利。唯有变通才能争取到企业的长久的生存权,否则,将难逃衰亡的厄运。“时”是《周易》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范畴。适时而动,必获吉祥,逆时而动,必遭凶咎。作为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者,必须对环境的变化有较为敏感的反应和很高的适应能力,无论是遇到有利的条件或不利的条件都应如此,做到与时偕行。这是维持企业在迅速变化的环境中得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原则。“几”是事物变化在将然与已然之际最先出现的苗头,《易传》称之为“几者,动之微,吉之先见者也”。因此,为了变通趣时,一旦发现这种变化的苗头,就要立即行动,采取相应的措施。这就是“见几而作”的原则。居安思危是易学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。因为人们处于逆境,通常能够做到戒慎警惕,事事小心,但在顺境之中,却往往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骄傲自满,麻痹大意,对事物的发展丧失了清醒的认识。殊不知事物的发展,有进必有退,有存必有亡,有得必有丧,不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所以必须居安思危,动而不失其正,防止事物向不利方面转化,以保持企业的长治久安。

      三、圣人成能之调控原则

      企业的经营管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要求企业领导人随时根据新情况、新问题不断地进行调控,以克服主观与客观之间的矛盾,使企业的运转始终保持一种良性的循环,能够顺利地实现自己的组织目标。由于主观与客观之间的矛盾是永恒存在的,人对客观规律的认识不能一次完成,因而决策和计划的实施总是会发生或大或小的“错误”,与客观实际不相符合。所谓调控,就是在信息反馈的基础上对这些“错误”进行修正,以求得主观与客观、动机与效果的统一。《易传》认为,圣人作《易》的目的在于开物成务,即开达物理,成就事务,把认识客观规律和人对这种规律的利用两者结合起来。因此,围绕着圣人成能提出了一系列的调控思想。

   “圣人成能”语出《系辞下传》:“天地设位,圣人成能。”成能即成就天地所不能成之功。天地自然的客观规律无思无为,对人事的吉凶祸福漠不关心,但人可以根据对客观规律的认识来谋求事业的成功,离开了人事的努力固然不能成功,违反客观规律而盲目行动也是不能成功的。这是进行调控必须遵循的一条总的哲学原则。“顺天应人”,是说上顺天理,下应人心。天理指客观规律,人心指人们的利益、要求和愿望。这两个方面有时会发生矛盾,或者顺天而不应人,或者应人而不顺天。一个最合理的调控原则应该是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,既顺天又应人。若能做到顺天应人,就可以把广大职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,群策群力,按客观规律办事,去制变宰物,对事物的发展进行有效的调控。“制变宰物”是圣人成能原则的具体化。制是制约,宰是主宰。为了事业的成功,应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特别是发挥企业领导人的聪明才智,去主动地制约和主宰事物的变化,使之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,也就是进行有效的调控。在调控的过程中,建立合理的规章制度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。若无制度的约束,人们各行其是,无章可循,企业组织呈现一片无序状态,任何的调控都无法进行。但是这种制度的约束必须适度、合理,既能发挥调控的功能,又使人易于接受而感到心情舒畅,决不要为节过苦,对职工采取管、卡、压的做法。这就是“节以制度”的原则。此外,关于利益的分配,应该在承认差别的前提下保证分配的公平。这就是“称物平施”的原则。称是以秤称物,物有轻重,而秤之权衡若能轻重持平,恰如其分,这就是公平。因而这种公平不等于平均主义。所有的调控措施都是为了达到某个具体的目标。对于一个企业来说,应该把“保合太和”树立为自己的最高目标。太和即最高的和谐。所谓和谐,其哲学的含义就是刚柔并济,阴阳协调。一个企业若能正确处理各种关系,达到这个最高的组织目标,必将上下一心,产生一种强大的凝聚力,一种团结精神和集体主义,在竞争激烈、充满风险的市场经济中,无往而不胜。

      四、仁以守位之用人原则

      人才是决定一个企业兴衰成败的关键。唐朝文学家、哲学家韩愈(768~824)曾说:“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”意思是说,人才是到处都有的,但是善于识别人才的人却不常有。因此,为了企业的兴旺发达,领导者应该知人善任,为人才发挥作用提供良好的精神和物质条件,奉行仁以守位的用人原则。“仁以守位”语出《系辞下传》:“何以守位曰仁,何以聚人曰财。”仁即仁爱忠厚之心,一说仁即人,意为只有以仁爱忠厚之心把人才招揽至自己的周围,才能巩固领导者的地位,至于聚集人才的途径则是依靠财物。这句话把精神条件和物质条件两方面都提到了。根据这条总的原则,《易传》引申出以下几条较为具体的原则。

    “容民畜众”,是说领导者应该豁达大度,有一个广阔的胸怀,能够容纳、蓄养各种不同类型的人才,不可偏狭固执,妒贤嫉能,排斥异己,任人唯亲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一定的长处,因而每个人都可以说是一个人才,只是常常由于领导者不善于识别,没有把他摆在适当的岗位上,用其所长,以致埋没了人才。因此,领导者是否具有容民蓄众的广阔胸怀,是能不能广泛招纳人才的一个重要关键。“尚贤养贤”,是说领导者对人才既要表示人格上的尊重,又要进行物质生活上的照顾。尚是崇尚之意。一个领导者如果得不到有才能的贤人辅助,将会寸步难行,所以必须尚贤。但是,如果有才能的贤人缺乏较为优裕的生活条件,将会不安其位,所以必须养贤。“相亲相辅”,是说在领导与职工,上级与下级之间,只有彼此信赖,相待以诚,才能发挥相辅相成的作用。如果互不信任,不以诚信作为处理人际关系的准则,就会破坏团结的精神纽带,人与人无从亲密比辅,从而使企业的组织系统陷入解体。因此,作为企业的领导者,应该坦然大公,无所偏私,待人以诚,相处以信,以赢得广大职工的信赖,相互之间结成一种亲密比辅的关系。“厚下安宅”,是说领导者必须关心职工的生活,使他们得到较为优厚的福利保障,从而安心工作,更好地发挥积极性。一个优秀的企业家,应该尽可能地创造条件,把企业的利益和职工的利益结为一体。如果领导者对职工的疾苦关怀备至,就会激发职工对企业的忠诚。反之,如果不闻不问,漠不关心,就会造成职工与企业之间的利益上的对立,从而挫伤了职工的积极性。“利物和义”,强调义利合一、道德教化(职工道德)与职工福利统一的思想。只有利物才能和义。而和义又反过来促进利物,这两者并不矛盾,而是一种相反相成的关系。如果既重视职工的福利,又加强职业道德的培养,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,这就是一个完整而不片面的激励原则了。“扬善惩恶”,是一种激励的手段,有善予以表扬,是正面的激励,有恶予以惩戒,是反面的激励,两者不可偏废。北宋文学家苏东坡(1036~1101)曾写了一篇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的名文,说明扬善惩恶都要以忠厚之习为出发点,立法贵严,责人贵宽,务必以对待君子长者之道对待别人,尊重对方的人格。这个思想是十分卓越的。

      五、崇德广业之领导修养

      在管理活动中,领导者的素质的高低,修养的好坏,对企业的兴衰成败具有决定性的作用。一个好的领导者常常能妙手回春,使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焕发生机,扭亏为盈。相反,一个坏的领导者却往往把一个运作正常的企业带人绝境。这个道理已经为大量的事实所证明。易学十分重视领导修养问题,就崇德与广业的关系作了详尽的阐述。《系辞上传》指出:“夫《易》,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。”崇德是从加强人的修养方面说,广业是从成就事业方面说。崇德是广业的必要条件,广业是由崇德所自然结成的硕果。因此,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,对自身的修养决不可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  领导修养不外乎通过不懈努力提高自己的品德和学识,包括德与才两个方面,而最高的境界就是穷神知化,即德与才的结合,主观与客观的统一。“自强不息”与“厚德载物”是领导者应该具备的两个最重要的品德。《易传》认为,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;“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。这两个品德也就是天地之德,乾坤之德。乾之德刚健,坤之德柔顺,刚健故积极进取,柔顺故宽厚博大。一般人通常只有其一而不得其全,或偏于阳刚,或偏于阴柔。对于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来说,则应提出更高的要求,把阳刚与阴柔结合起来而成其中和之美,虽刚健但不刚愎自用,虽柔顺但不优柔寡断。“革故鼎新”是就开放改革的精神而言的。革故是改革旧事物,鼎新是建设新事物。一个领导者若无这种革故鼎新的精神,因循保守,头脑僵化,蹈袭陈规,不思振作,将会落后于形势,跟不上潮流,最终为时代所淘汰。“恶盈好谦”是要求领导者力戒骄傲自满,始终保持谦虚的作风。所谓“满招损,谦受益”,说的也是这个意思。谦是必须合乎中道,即合乎事物的本来面目,无过无不及。骄傲自满之所以错误,原因就在于把成绩过分地夸大,不合乎事物的本来面目。如果故意缩小已有的成绩,一味地谦虚,这就违反了中道,而流入虚伪了。“进德修业”是指应以奋进不息的精神和坚强的毅力来提高自己的修养,像乾卦的九三那样,终日乾乾至于夕而犹惕然,戒慎恭谨,毫不懈怠。进德是增进品德,这种品德应该使之内在化,存而不失,永远保持,变为自己所本有之诫。如果做到这一步,就能由进德而发为修业。因而修业是一个由内发而外的过程,自然而然。虽然属于外在的事功,却是以长期的品德修养的深厚积累为基础的。“穷神知化”是修养所达到的最高境界。这是一种哲学的境界,一方面对事物的客观规律有着深邃的了解,另一方面对领导艺术有着很高的造诣,炉火纯青,出神人化,能够应付自如,无往而不自得。如果达到了这个境界,这就由必然的王国进入到自由的王国了。

五行能量产品展示 >> MORE
版权所有:宜宾市闲情商贸有限公司
服务电话:18008110488
公司地址:宜宾市翠屏区五粮液大道旧州路6号名居景园(酒都生活广场旁)
网站备案:蜀ICP备16009370号-1宜宾网站制作
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